中反网:警惕邪教组织“主神教”
时间:2019-01-17 10:36:16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点击:

  近日,中国反邪教网披露了一男子从事“主神教”邪教活动获刑的案情。

  或许,很多人是第一次听说“主神教”这个名字。据网查,创立“主神教”歪理邪说的教主刘家国早在19年前就已伏法,但“主神教”的邪恶仍在延续,痴迷“主神教”的信徒近年还在广西、湖南一带传教。

  女人信了“主神教”,无论多热都只能穿长衣长裤,把自己裹得密密实实的,颜色也不能穿鲜艳的,这是邪教组织“主神教”的规定。

  除此之外,他们还宣扬在做神工的时候不能带手机、生病了不需要吃药,只要入教拿树枝驱赶就可以了。严禁成员走访亲朋好友,更不能参加世间的红白喜事,并要做到不和非本教的人结婚或同房,做到“听教主话,听教主的指挥。

  如果家中有亲友每个月固定那么几天不带手机外出,日常思维和正常人违背,就要提高警惕是不是“中邪”了。

  “主神教”跟国内其他打着基督教的旗号传教的邪教组织一样通常是地下秘密活动。

“主神教”到底危害有多大?

  在中国活动的主要邪教种类中,“主神教”活跃程度排名靠前,系原邪教组织“被立王”骨干刘家国所建立。

  受“主神教”头目影响,从1993年湖南湘乡开始,活动涉及23个省、市,蒙骗群众万余人,邪教活动频繁的地区有湖南、江西、广西、云南、贵州、福建、河南等地。

  直到1998年6月,作恶多端的教主头目刘家国在云南曲靖被捕,人们才开始对这场骗局初醒,全国开始对这个能骗倒一万余人的“主神”教主身份好奇。

  “主神教”教主刘家国:1964年10月出生,安徽省霍邱县人,早年丧父,不喜读书,初中毕业后懒事生产,混迹乡野。与原配妻子生育一女,后抛弃妻子在外流浪。

  1989年,他加入当地“被立王”邪教组织,迅速成为骨干,被“被立王”吴扬明(已于1995年被执行死刑)册封为“怜悯”。1991年因大肆传播邪教被霍邱县公安局批捕外逃。1993年初,刘家国在湖南湘乡宣布成立主神教,以主神教“二号人物”朱爱清的哥哥家为落脚点,向周围市县及全国传播主神教。

  刘家国被捕后说:“只要打着神的招牌,就会有人相信你,并愿为你奉献一切。”

  他还说:“参加‘被立王”的经历,使我看到现在的人特别迷信神的作用。神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他们并不清楚。我当时就想,既然吴扬明可以当神,难道我就不能当神吗?”

  由此可见,邪教对人的影响有多大,站在“被立王”的经历上,刘家国是受害者。但是站在那一万多余的群众上,他们就是厌世者,是恶势力,利用人性的无知,倡导信神就可以保平安,去病痛,以暴力、威胁、滋扰等手段,欺骗他人的钱财,导致信教人员家庭破裂,社会动荡不安。

  任何一个人的人身,财产,生命等权利受侵害便是违法。从1995年至1998年间,“主神教”以缴纳“奉献粮”、“奉献款”为名,诈骗现金30多万元、粮食2万多公斤,还有大批金银首饰、稻谷、油料等。

  现金大部分被“主神”和骨干们挥霍掉。让人最可恶的是他们利用传教疯狂诱奸女性,刘家国先后以“赐神灵”为名诱骗和胁迫等手段奸污女性27名,迫使6名女性为其生下了孩子。在他受审时,曾交待搞‘主神教’的目的就是想多骗点钱,多玩点女人。”

  除此之外,主神教跟其他邪教的手段一样,走的是“教主”崇拜、精神控制、编造邪说三部曲,产生的是聚敛钱财、秘密结社、危害社会的毒果。

“主神教”的欺骗手段

  1、极力制造对“主神”的个人崇拜、以“神”的名义蛊惑和恐吓。

  “主神教”以6月28日(“主神”的生日)作为“圣诞节”,盗用和歪曲《圣经》上的内容,宣称“主神”是基督复活,“道成肉身”,编造1999年是世界末日,只有信教才能保平安等谣言,散布“灾难即将降临,钱、粮放在家里不可靠,放到‘天国’才保险。”

  2、打着“祛病”的幌子,诱骗人加入。

  “主神教”邪教组织鼓吹只要入教,有病治病,无病保平安。他们“祛病”的招数就是将树枝编成条(桃树枝或柳树枝),抽打病人,进行“祛病”“赶邪灵”等邪教活动。在此歪理邪说的蛊惑和迫害下,很多人加入邪教。

  3、建立了严密的组织体系,严格控制女性。

  “主神教”为了从心灵上取悦女性,不惜在“封官许愿”上大做文章,通过“职务”吸引控制女性。他们实行分层负责制,整个邪教共分8层。其目的不言而喻,那就是为了疯狂诱奸女性。教主刘家国以“蒙召”为名,要求女信徒必须将自己的身体当作活祭献给“主神”,与神一起经受“圣灵与火的洗礼”。在上主和天使都是“主神”赐封给“蒙召”过后的女性。

  4、制定邪规,严密控制信徒。

  主神教以《真理道路生命》、《话说三位一体真神》、《生命之光》、《十条诫命》以及“训命”、“条例”为核心教义,制定了一系列的“教规”对信徒实施精神控制。比如,入教时要填写《志愿书》,向“主神”宣誓效忠;“当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我们的神,不可怀疑”等。

  外出传教时,不能带身份证,不能用真名;信徒之间单线联系,只能使用公用电话;开会的信徒穿黑布鞋,接待的信徒穿白鞋,彼此不说话;“下级”见“上级”必须下跪等等,

  以此对信徒进行精神上的控制,对他们进行逐步洗脑。一旦加入主神教,会被骨干人员教唆:入教后,不能退教!退教可能会引起血光之灾,“教主”最恨背信弃义的人,一个小小的施法足以让退教的人粉身碎骨。

  5、培训信徒,凸显政治野心。

  1996年4月,刘家国在湖南衡山县召开名义为“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实际是发展下线的培训会,在这个所谓“一大”上,刘家国提出“主神要在地上执掌王权”,确定了“以‘主神’为核心的领导地位”、“各省代表要紧紧团结在‘主神’周围”的教规。会议开了2天,最后一天晚上,刘家国对着跪拜在地的几十名信徒说:“我就是神。听从神的意愿,服从神的安排,就会迎来光明的幸福。”

  经刘家国教唆,手下信徒向全国发展组织,仅湖南一省就有发展了4000多名信徒。

“主神教”对女性的伤害

  有报道曾披露在主神教活动中,伤害最重的是女性,一个未满14岁的小女孩,小碧(13岁)因为好奇,跟着姐姐从邵阳来到湘乡,想看看“神”的样子。“主神”授意手下将小碧强行关进“主神”的卧室,当晚主神对她进行了“圣灵与火的洗礼”。据中国太极拳网刊登的《主神教的创立和发展受害者的自述带你了解这邪教》中透露,受害者父亲是村办小学的民办教师,信了“主神”后,送其被诱奸,直至生下一个男孩后父母才悔恨不已。受害者回忆讲述,当时刚满十三岁的她懵懵懂懂地失去了童贞,并从此被刘家国控制,开始了幽禁的生活。刘家国给她起名字叫“百合花”。房子里还住着其他六个女孩子,都是二十几岁的样子,起名“白玉石”、“美丽”“珍珠”等,在刘家国的恐吓和暴力强迫下,女信徒就得无条件顺从。由于无知和幼稚,受害者们对他除了害怕,还增添了一份隐隐的崇拜,觉得他就是真正的“神”,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所有的奉献都是应该的。这就是无知少女被邪教洗脑后恐怖的一幕。

  被刘家国诱骗胁迫奸污的部分女性截图

  直至现在,公安机关打击多起“主神教”残余势力,但仍然还有一些不法份子大事宣扬信奉“主神教”歪理,聚集群众公开进行邪教活动。邪教问题具有长期性、反复性、顽固性等特点,邪教地下组织非法活动从未停止过。现实一再证明,邪教传到哪里,灾难就跟到哪里。

  2015年11月,广西贺州“主神教”邪教案宣判 3名被告人获刑。

  2017年4月后,“主神教”信徒云南人徐所华,先后到广西河池市都安县、大化县发展信徒,宣扬信奉“主神教”歪理邪说思想,将村民黄某环家发展成为“主神教”的接待家庭,多次召集村民集会并公开进行邪教活动,最终导致信徒黄某环的女儿失联。大化法院公开宣判徐某华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事情才过去1年,今年7月份,经群众举报,在湖南绥宁县抓获四名宣扬主神教人员,收缴主神教手抄数份。

  法网恢恢,任何邪教都见不得阳光、上不得台面,无论他们怎样伪装、怎样秘密行动,都掩盖不了其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的邪恶本质。

  在笔者看来,陷入邪教泥潭执迷不悟的信徒之所以还卖力去传播邪教,与他们固执的性格和愚昧有关。抱者“有病能治病、无病能保平安”的思想,去传播邪教,教唆、煽动他人迷信生病不用打针吃药、世界大灾难要来临、把“主神教”传给一人信奉“神”就会增加15年寿命,这些邪教谎言鬼话,多么的荒唐可笑。

  邪教的骗术其实并不高明,稍有一点科学精神的人,只要多问几个为什么,就能很容易识破邪教骗人的伎俩。

  邪教的克星是科学,对于阴魂不散的邪教“主神教”,我们唯有高举科学旗帜,具备科学精神,在思想上筑立起一道防护墙,从根本上杜绝邪教组织的侵害。在此奉劝大家多多学习反邪教知识,切莫再受“主神教”谣言的欺骗,也敢于向公安机关检举揭发身边的邪教活动,让可恶的“主神教”彻底消身匿迹。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范燮衡

主办单位:中共荆门市委政法委员会 版权所有:中共荆门市委政法委员会
地址:湖北省荆门市漳河新区双喜大道9号